天坛降噪 “戏廊”不再

admin2018-06-03 21:07:06

 

(原标题:天坛降噪“戏廊”不再)

离开长廊后老戏迷们在月季园找到了一处新场所,但这里不挡风 ,不遮雨 ,也远离大门,许多戏迷因此流失。

周六清早 ,走进天坛公园东门 ,再过二道门 ,连接北宰牲亭  、神厨  、直通祈年殿的七十二长廊映入眼帘 。时间刚过七点 ,公园内的游人还很少 ,只有一些下棋、打牌 、做手工的老人坐在长廊下 ,这条主道显得空旷而安静 。

首次来天坛的人大概不会知道  ,这条长廊别名“戏廊”,在过去二三十年一直是一群京剧戏迷的聚集地 。每周二、四、六、日 ,退了休的票友和戏迷们从附近的方庄、较远的莲花池甚至更远的朝阳赶来,只为了京剧这个共同的爱好 。多年的热情让“戏廊”成为天坛 、北京甚至全国一景 ,也成为民间京剧文化的一处地标 。

然而 ,随着天坛文保工作按照“内坛安静 ,外坛热闹”的宗旨不断推进  ,由于长廊位于核心文保区 ,禁止开展与游览无关的活动 ,在今年5月底的降噪行动中 ,戏迷们被驱离长廊。

“我们都是北京人 ,从小跟这儿唱了几十年了  。”清瘦的王兰秋(化名)中气十足地说 。

搬离长廊人气儿散了

“你上网去搜 ,天坛长廊京剧 ,一搜就有 ,以前倍儿热闹。”正在跟王兰秋聊天的一位戏迷不无自豪地回忆道 。五月之后 ,戏迷们只能放弃这个积累了数十年人气的地方  ,另觅它所 ,但新的场所并不令人满意,“没遮没挡的,下个雨  ,胡琴儿都湿了。”

“以前这儿能有五十个人 ,搬到别地儿以后 ,也就十来个人。你看能差多少吧。”王兰秋说  ,现如今 ,有些戏迷是不知道新搬到哪儿去了,有些戏迷是觉得忒没劲  ,干脆就不来了,“以前有唱青衣的 ,唱得挺好的 ,现在人家都不来了。像我们就在长廊待一会儿 ,聊聊天儿就走了。我们小时候爬墙过来的  ,都几十年了  。”

王兰秋再不唱了,一旁的“角儿”陈德春还在坚持 。跟王兰秋等人道了别 ,他离开长廊  ,绕过祈年殿,一路朝西行。走近远离大门的月季园   ,京胡声渐渐入耳。

一处被绿叶遮蔽的白色廊子 ,正是戏迷们如今的地盘  。廊子中央,头发花白的王富超刚唱完一出花脸戏《牧虎关》 ,坐在两侧的戏迷们摇着扇子 ,纷纷叫好。这处廊子顶上没盖儿  ,全靠附近大树垂下来的枝叶遮阴 。

“以前长廊有一面是墙,下个雨也有个挡头儿 。现在这边不挡风 ,到十一月就该停了 ,不然太冷了。上礼拜二还下起雨来了  ,没办法又往西边儿双环亭去了 。”陈德春说。被驱离长廊后  ,由于月季园条件较差 ,又远离各个大门 ,以退休老人为主的票友和戏迷就开始流失了 ,小部分去了龙潭公园 ,大部分直接散了 ,“老年人追着听戏  ,太远了就都不去了 。”

但是在新的政策下 ,戏迷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外坛全是树林  、小广 。宦R ,只依靠乐器和人声 、不用音响的京剧没法儿在那样的场所唱;内坛核心文保区严禁一切与游览无关的活动 ,只能在远离主景点 、主干道的地方寻找一个稍有遮挡 、能拢音的地方。

而远离主景点 、主干道也就意味着 ,天坛长廊京剧已经远离大众视野 ,再也无法获得以前那样的关注 。

“京剧 ,好!”戏廊是民间头一份儿

“以前有个好现象,就是南方旅游来的京剧爱好者,来到天坛唱上两句  ,再跟我们合个影 ,他们觉得特别幸福,回到家乡给亲人看看 ,我在北京天坛公园唱过京剧  ,特别自豪 。”陈德春是票友中的“角儿”,特别受戏迷和游客的欢迎 ,“我们以前的确堵路,但是后来专门一个人在边上看着 ,有人来就喊把道儿腾出来 ,可是旅游的人爱看,外国人也特别多。”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黑人女观众,“一条腿是假腿 ,跟我合影留念,北京,你好!京剧 ,好!”陈德春兴致盎然地模仿着外国观众生疏的汉语,“我终生难忘 。现在没这景儿了。”

廊子里刚唱完一出《牧虎关》 ,93岁的中阮琴师张德清放下手中的琴  ,从轮椅上站起来活动腿脚  ,“我们京剧也不吵 ,也没有扩音器,它不是吵人的东西 ,它是艺术 、是国粹 ,现在电视台都知道提倡这国粹。”

票友王富超接话道,“而且长廊京剧二三十年了  ,这已经是天坛一景了 ,甚至国际上都有名 ,天坛外国人多 ,来了也爱看。你现在上网搜天坛长廊京剧 ,有些都是1992年以前的了,就是我们这波人 。”

“外国人到这儿来,他这镜头就爱照京剧,他知道这是中国国粹!”张德清道 。

坐在小马扎上的月琴琴师刘瑞棠笑着说,“咱这是无形中弘扬国粹呢 。你想想 ,古香古色的公园里,飘出京韵京腔,这多好。俊

“唱京剧,其实就是在公园这种场所最好。”京胡琴师陈仁美来自温州,因热爱京剧而留在北京 ,“我们在长廊 ,多少华人华侨不知道别的地方  ,就是要找我们听乡音乡声 ,跟我合个影都非得把京胡拿在手上 。”

戏迷人生这是个精神寄托

“我85岁了  ,我没别的 ,就是爱到天坛来听戏 ,来消遣消遣。”坐在轮椅上的麻慧文家住蒲黄榆三里  ,被亲属一路推着来到天坛 ,“我坐轮椅 ,想上外头听戏去  ,车我都上不去 。∫桓鋈烁盼一共怀 ,还得两个人,一个照顾轮椅搬上搬下 ,一个照顾我,人家车还不一定让上。我们真是到了晚年了 ,就这么点儿娱乐 ,我们也没像别人有大音箱  ,都特别文明。我们都这岁数了 ,一块儿听听戏  、玩儿一玩儿,对我们心情也好啊。”

麻慧文从年轻时候就爱听戏,来长廊听戏后 ,大家都特别照顾她,她喜欢听什么  ,票友们都乐意给她唱 。当天有一位票友专程从朝阳赶来 ,就为给她唱上次错过的一出戏。

王富超叹道 ,“天坛戏廊,咱民间把国粹搞得不错 ,你要是到梅兰芳大剧院 、长安大剧院 ,1280一 。死贤防咸ヂ穑肯肴ツ苋サ昧寺穑烤拖衤槔鲜σ谎 ,别说1280,就是3280她也拿得出来,她去得了吗?”

王富超指了指张德清 ,“老爷子93岁了 ,年轻时候是唱 ,后来就拉胡琴儿 ,拉不动了改弹中阮了 ,老爷子说了  ,哪儿都能丢 ,就是天坛他丢不下!这儿环境好 ,心里也敞亮,这就是他的精神支柱。”

麻慧文叹道  :“都说助老、帮老 ,本来还有地儿去  ,结果呢?对我们老年人,可不能说在嘴上,没有实际行动 ,你说是不是?”

说归说 ,戏迷们仍没丢下挚爱的京剧 。王富超说 ,有一位70多岁的琴师 ,每周二、六提溜着胡琴儿  ,从东门一路走到双环亭去拉琴 ,周三 、五  、日上龙潭公园继续拉琴 ,有些忠实的戏迷就跟着两边儿跑 ,倒好几趟车也不怕,“就是个精神寄托 。”

支持治噪治堵反对一刀切

“我们支持降噪 ,但是不能一刀切啊。”刘瑞棠对北京晚报记者说道 ,“像高音音箱那是绝对不行的 ,连我们都烦那些 。但我们拉拉胡琴儿  、听听戏  ,特规矩 ,而且到点来、到点走 ,不用谁轰 。”

王富超说 ,前几年长廊附近的确很乱 ,各个剧种、舞蹈队、乐队都想在长廊吸引眼球 ,还有些小摊贩卖东西 ,很多都带了扩音器甚至音箱 。“京剧 、评剧、河北梆子、豫剧 ,后来清过一次就剩我们了,因为我们从来不用音箱  ,都是清唱和乐器 ,你把弦儿拉折了也没有70分贝 。还有说我们堵路的,如果我们阻碍交通了 ,你喊一声,哎让道让道 ,让大家伙过一下 ,这不就完了吗?”

戏迷们放弃了喧闹的锣鼓 ,接受了七点到九点半的固定时段,但仍没能避免换地儿 。

戏迷们都希望能回到已经有二三十年历史的长廊 ,继续唱戏、听戏 ,让更多的外地 、华侨 、外国游客和年轻人了解京剧。“这里刮风不行 、下雨不行  、下雪不行,天冷了之后肯定待不下去  ,一下雨我们就得去西边双环亭 ,东跑西跑的 ,都不知怎么办 。”陈仁美无奈地说 。

话虽如此 ,短暂的休息后,琴声再次响起。铁三角张德清 、陈仁美  、刘瑞棠精神气儿十足地奏起乐  ,一位第二次来的外地票友唱起了《钓金龟》,老戏迷们专注地听着 ,没人说话。

本报记者白歌J249

(原标题:天坛降噪“戏廊”不再)

阅读列表

推荐

最新发布

LztEBpiAUCQQKFNMmPcg6PEOYpwR9e2DYrUpRvHsjK2xIe78dblTzYBDGraYj0y69vVYOCxxavfdxLKolDNTwSPDpcjML9oR7Q0vETDMTfHLtC5bVDgDh5f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