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去杠杆并不意味总体杠杆率下降

admin2018-06-03 21:06:34

 

(原标题 :李扬 :去杠杆并不意味总体杠杆率下降)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1日讯(记者马常艳)8月31日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简称NIFD)召开“中国去杠杆2016:数据、风险与对策”国际研讨会,并发布报告  。报告指出 ,当前中国债务水平并不算高 ,尚且不存在债务危机 。去杠杆并不意味着总体杠杆率的下降 ,长期而言  ,中国总体杠杆率还处于上升阶段。

报告称 ,截至2015年底  ,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  ,全社会杠杆率为249% 。尽管与美  、英 、法 、日等主要国家相比  ,这一水平并不算高  ,但从全社会杠杆率的变化情况看 ,在2014年有所放缓之后(2013年提高17个百分点,2014年仅提高3.5个百分点) ,2015年又再次加快(全年提高13.6个百分点),这一趋势性变化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

在结构上 ,2015年末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为39.9%  ,比2014年增加3.5个百分点,而2014年较2013年仅增加1.4个百分点  ,表明居民部门加杠杆的趋势进一步显现 。尽管就国际比较来看 ,居民部门加杠杆还有较大空间,但这应该是在不断发展资本市场和逐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基础上的一个渐进的过程 ,需谨慎为之  。

NIFD统计显示,按宽口径匡算,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总计227.3万亿元,主权负债124万亿元,资产净值为103.3万亿元 。按窄口径匡算,即扣除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13.4万亿元),并以2014年的土地出让金(4万亿元)替代当年的国土资源性资产(65.4万亿元),中国的主权资产将由227.3万亿元减少到152.5万亿元,由此窄口径的主权资产净值为28.5万亿元 。

李扬通过在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内分析中国的债务指出,中国发生债务危机是小概率事件。

危机以来全球去杠杆的事实表明,短期要实现总体去杠杆的目标难以实现  。尤其重要的是  ,如果面临局部去杠杆的任务,就需要其它部门的适度加杠杆以保证债务收缩不会太快,总需要保持相对稳定 ,从而经济能够平稳增长 。在总体杠杆率难以降低情况下,实现杠杆率在部门间的转移是降低风险的重要手段。

报告指出 ,长期而言  ,中国总体杠杆率还处于上升阶段 。尽管去杠杆是当务之急  ,但从长远的角度以及跨国比较发现 :一个成熟的经济体 ,特别是在金融体系发达 、本币国际地位提高情况下 ,举债能力大大增强 ,意味着能够更多地借助于债务去杠杆来推动经济发展 。尽管过度的债务驱动(如美国)会带来巨大风险甚至危机  ,但从一个发展中国家向成熟市场经济体迈进过程中 ,全社会杠杆率的进一步上升是可以预见的。目前发达经济体的杠杆率一般来说都远高于发展中经济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 ,一方面 ,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长大幅下滑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也使广义的政府存量资产有所减少,另一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对民生的关注 ,政府的各项责任 ,包括公共服务  、社保医疗等负担在不断加大。综合起来 ,政府的杠杆率必然会上升  。从国际经验来看 ,居民部门杠杆率也会继续上升。因此  ,即便企业部门杠杆率最终有所下降  ,但全社会杠杆率仍将处在一个上升的过程  。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主任张晓晶说 ,在去杠杆和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之间寻找合意均衡点 ,是对我们智慧的极大考验。考虑到中国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以及经济下行压力仍将长期存在的现实,至少在一个中期内 ,我国总体杠杆率还将处于上升的趋势中 。也正因如此,去杠杆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我们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

报告指出 ,从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长过程来看 ,去杠杆战略的提出的直接含义当然是要约束债务的野蛮增长 ,其更深刻的含义则是  ,经历了长期集中于需求侧的宏观调控  ,我国经济中不平衡  、不协调 、不可持续的问题日积月累  ,已经到了不解决不可的程度了 。

李扬强调 ,鉴于去杠杆的复杂性,去杠杆应提高针对性,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积极稳妥推进 。在保持需求面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成为我国未来一个相当长时期的基本战略 。

在企业去杠杆方面,要与清理僵尸企业和国企改革结合起来 。无论从去产能还是从去杠杆的角度,清理僵尸企业都是必经之途 。并且 ,僵尸企业倒闭也是结构调整和创造性破坏的一个自然的结果 。政府应采取兜底的方式 ,出台配套的失业保障措施,让破产重组能顺利推进 。同时 ,降低企业的杠杆还有赖于国企改革  ,尤其要强化其预算和负债约束 。

在短期内总体杠杆率难以降低的情况下 ,实现杠杆率在部门间的转移是降低风险的重要手段。央行承接、政府承接、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  ,是杠杆转移的三条路径 。由央行或政府介入来推行杠杆转移,必须处理好当下和未来的关系 。而在实施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操作过程中,应严格遵循市场规则,在法治的框架下组织实施 ,防止“僵尸企业”鱼目混珠和“逃废债”等“败德”行为发生,是其成功的要点 。不能把债转股变成国有企业“最后的盛宴”。

此外 ,去杠杆关键是要处理好不良债务。可用于冲抵不良资产的优良资产的规模 ,构成债务承载能力的上限 。就中央层面而言,需要拿出优质资产作为化解不良贷款损失的准备  ,包括国有企业资产  ,以及外汇储备资产 。就地方层面而言 ,也可通过出售政府优质资产来进行抵债 ,这方面仍有较大空间。从这个角度看 ,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以及PPP的推进 ,包括出售国有企业资产 ,将是地方去杠杆和降低政府债务的重要途径。

(原标题 :李扬 :去杠杆并不意味总体杠杆率下降)

阅读列表

推荐

最新发布

AVok1rK5ch6i82e1lvczzOQvOfMNYLSFecOsgkm0CGcRnGMihGNfzAgY8Jgn7FU5nkFvi1EgSEj7BRgjlzlGZN4lbtyNdR8XdvK7mEzN4FFBZgias3cj9Ibv